• ·中国辽宁新闻网
  • ·www.lnnews.net
辽宁:党建 人大 政务 政协 工会
当前位置:辽宁新闻网 > 法制 > 百姓与法 > 内容正文

辽宁海城:村官选举牵出市镇两政府腐败大案(之三) 9个月违法27

www.lnnews.net 作者:澳门百家乐官方网站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7-05-15 10:50

辽宁海城:村官选举牵出市镇两政府腐败大案(之三) 9个月违法270次 本月,由辽宁省鞍山海城市一个村的换届选举,牵出了这个小小县级市官员太多问题的报道,成了这里百姓们的热门话题。国内各大网站同题目的连续两篇报道,真的触动了一些人的神经,这些人涉及

辽宁海城:村官选举牵出市镇两政府腐败大案(之三)  9个月违法270次


  本月,由辽宁省鞍山海城市一个村的换届选举,牵出了这个小小县级市官员太多问题的报道,成了这里百姓们的热门话题。国内各大网站同题目的连续两篇报道,真的触动了一些人的神经,这些人涉及海城及鞍山市的多个领域多个层面,于是,这些人有的明里跳出来,有的在暗中使劲。一方面,他们站在群众利益及法制的层面,在调查核实文中披露的一些问题,以及涉及到的一些镇、市两级政府的官员们。另一方面,采取对身为举报者的村民代表采取软硬兼施的方式,逼迫他们就此止步。更严重的是,不止一个省的宣传部,都接到了来自辽宁的不同级别的人物的电话,有的人话说的很客气,什么“和谐”“大局”之类,让对方将稿子删掉并不要再发此文接续。有的人说话就十分的“理直气壮”,说稿子中说的全是假的,严重失实等,逼迫对方将稿子删掉,并交出写此稿件的记者。

  这些事,很快地传到了记者的耳朵,记者不仅不会退缩,反而更加坚定了报道下去的决心,只因为,记者说的句句是实,而害怕了的那些人,是他们心中有鬼,总觉得,中央巡视组几次来辽宁,也没有反腐到他们这个层面,可是,他们小看了这小小的村官选举,这个“小河沟”,可是大大小小的官员们,在此“捕鱼捉蟹”的地方。

  刑警介入调查,他们认为谁是嫌疑人?

  就在第二稿发出后的5月30日,海城市公安局刑警队的两位干警来到了赵家堡村,说是要调查这次村民选举到底有没有人干预或作弊的问题,懂得的村民有些不解:“这样的事也不是刑警该干的事呀?难道王福海真的拿出了500万,他们是来村里抓人的?”

  

0011.jpg

 

  被破坏的林子

  虽然这类的调查,刑警出面有些不搭,但他们还是很客气地找到一些村民了解情况,听村民的意见。最后找到英落镇的一位他们的老熟人、一位退了休的老干部,这位老干部是地道的赵家堡村人,提到这次选举,他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再提到两篇报道中提到的问题,这位老干部再次实话实说,他告诉来调查的两位刑警:“你们不用问啦,这都是实事儿,还有比这更严重的,我在这活了快一辈子了,什么事不知道哇。”

  与此同时,参与村官竞选的赵开绵老人也被人给盯上了,这个人不是别人,是海城市比王福海大得多的老板,他非要找赵开绵老爷子谈谈不可,此人可能认为这次的报道他是幕后指使者之一,赵老爷子没有答应与他见面,更简单地告诉对方:“这事与我没有关系,是村民这些年被逼得实在不行了,才反了的。”这位大老板是谁派来的说客,说法不一,但赵开绵说他心里知道。

  就在警方刚入赵家堡村时,很多村民是有反感情绪的。在他们看来,刑警入村,不带走几个人也得吓跑几个人,可谁是嫌疑人呢?要说这次的村民选举,那支持赵开绵的是不是都会成为嫌疑人呢?

  在记者手中 ,还有多张被当场查出并作废了的选票,更有人自己证明自己是违规多投了选票的。村民们说,这些个,来村子的刑警都不查,那他们是来查什么的呢?

  消失了的1000万元村民补偿款,没人负责?

  连续的两篇报道,说的都是海城英落镇的事,可是,同样是海城三大矿业产地之一的八里镇,这些天也炸了锅。这个镇的这次村民换届还算顺利,但压在他们心里达三年之久的、同样是因卖矿引发的问题,再次爆发出来。

  

0022.jpg

 

  作废的假选票

  2013年3月6日,海城市八里镇范家峪村,村里山林、土地加上几乎所有的矿产转制了。所谓的转制,也就是同英落镇的赵家堡村一样,将矿和山皮林地等一块打包,也同样卖给了当地民营大户“后英集团”,总价值为4亿元,对这4个亿村民集体财产的出卖,村民也抗争过,但是无用,可他们这些矿能卖到4个亿,同英落镇的赵家堡村九个坑口只卖了1.7个亿相比,已很不错了。但是,这家“后英集团”除了这4个亿之外,又给他们村上1千万,这1千万说是转制后,村民们出现不可预见问题的额外补助款项。就因这1千万元,搅得村民三年不得安宁,也因这1千万元,他们去北京,到沈阳,也搅得当地政府不得安宁,还是这1千万元,又将这位海城市主管工业的副市长周晓皙和八里镇党委书记王继峰牢牢地牵了进来,至今无法将自己挣脱。

  这个村的矿集体打包出卖,从程序上还是过得去的,走了公开招标的程序,不管这招标是形式还是过场,但还是做了。

  在“后英集团”中标后,很快拿出了4亿1千万,但是,在海城市财政局的账目上,只有4亿元却没了这1千万。

  最初,村民到海城财政局查这1千万时,财政局不给查,村民不干了,然后财政局说:“这钱在你们镇里,没有入市财政”,他们回到镇里,镇里根本就没有这个钱,这个1千万从此就如同蒸发了一样。

  记者调查得知,这4个亿到了海城市财政局后,扣下1亿零135万元的“税”钱,余下钱返回到村的帐上,但是,在村民强列的要求下,村帐目不得不公开,可公开之后,这扣完税的帐上又少了1千万。原来,因村民死死盯住这“后英集团”多给的1千万,某几位领导实在受不住了,又从返回到村里帐目的钱,拿出1千万来返到市财政账目上,村民们不是找这1千万吗?这回找到了,到海城财政局一查,还真的存在这1千万,可村民们早已知道这1千万的来历,而他们真正要找的1千万,到今天为止,消失了,成了谜。

  村民代表们对此曾告诉记者说:“就在他们非要这1千万的下落时,时任副市长的周晓皙告诉他们‘这1千万是我要来的,与你们没有关系’”。镇党委书记当然与周副市长站在一队,也说出了同样的话,实在让人吃惊。

  动用这么大的干戈删稿子,都谁害怕了?

  村民讨要了三年多的1千万元,成谜了,这已是不争的事实。

  起初,村民们对海城市扣掉了他们的1个多亿的“税”钱,是有想法的,但他们也知道有交易就要上税的道理,到此,记者忽然又想到了英落镇的赵家堡村九个坑口交易的问题,王福海不上税吗?人家上了。记者采访得知,他们交易没有走投标这一块,而向省里上报的交易额却只有500万,1.7个亿与500万,这税钱差了多少,偷了多少税?再笨的人也会算这个帐,“这简直就是犯罪呀,可是,这我们这里,这么大的偷税额却没有人管,还想着法地护着他。”

  在八里镇范家峪村采访,村民们还向记者反映一个问题,他们说,在这次转制时,共有12家矿的承包者,总共只有12家,但在给每矿主补偿时却出来第13家,多补了582万元,这些钱同样在税后的4个亿里出,村民受到损失,村民们一致认为,这些个钱,同哪1千万一样,是八里镇书记王继峰和周晓皙操做的,是否如村民们说的这样,记者到目前还无法证实。

  同发生在赵家堡村与赵开绵身上的故事一样,就在第二篇稿子发出后,记者同样没有得消停,从网络的编辑到网站的老总,从最南面边的贵州省宣传部门到最北边的吉林省宣传部,都接到来自辽宁省从省里到海城市里因公或因私的电话,有的人话说的很客气,什么“和谐”与“大局”之类,让对方将稿子删掉并不要再发此文接续,有的人说话就十分的“理直气壮”,说稿子中说的全是假的,严重失实等,逼迫对方将稿子删掉,并交出写此稿件的记者。

  到此记者在想,记者的报道到底触碰到了谁的痛处?动了谁的“奶酪”?才这么大动干戈地删稿子,到底谁、那些人害怕了?小小的村民选举,能牵出这么一大堆事一大堆的人,可能是谁也没有想到的,其实,没有想到的还在后头呢。

新闻链接 > 更多关于 的新闻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男子用父死亡赔款买车送女友 人失常车失踪 扬中新闻网

中国辽宁新闻网秉行“全新视野、优秀品质、地域特色、第一时间”的新闻观,致力打造“新”、“质”、“扣”、“快”的自身特色。

Copyright © 辽宁新闻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