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辽宁新闻网
  • ·www.lnnews.net
辽宁:党建 人大 政务 政协 工会
当前位置:辽宁新闻网 > 奇闻 > 野史逸闻 > 内容正文

晋武帝羊车选妃:野史逸闻,背后是生殖崇拜 大歌星

www.lnnews.net 作者:网上百家乐游戏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7-07-17 14:04

晋武帝羊车选妃:野史逸闻,背后是生殖崇拜 大歌星 羊车早载于《周礼》。王恩田先生考证羊车有两种: 汉时羊车有两种,一种虽名羊车而不驾羊,(《释名》)曰:羊车,羊,祥。祥,善也。善饰之车,今犊车是也。这种羊车《周礼考工记》中也有记载,曰:羊车二柯

晋武帝羊车选妃:野史逸闻,背后是生殖崇拜    大歌星

羊车早载于《周礼》。王恩田先生考证“羊车”有两种:

汉时羊车有两种,一种虽名“羊车”而不驾羊,(《释名》)曰:“羊车,羊,祥。祥,善也。善饰之车,今犊车是也。”这种羊车《周礼·考工记》中也有记载,曰:“羊车二柯有叁分柯之一。”注:“郑司农云:羊车谓车羊门也。玄谓:羊,善也。若今定张车。”《晋书·舆服志》、《齐书·舆服志》、《隋书·礼仪志》以及唐志、宋志中所载的“羊车”,都是这种装饰华荚或以人牵、或驾大如羊的小马而不驾羊的车。……《释名·释车》又说:“羸车,羊车,各以所驾名之也。”毕沅校曰:“《御览》引曰:‘羊车,以羊所驾名车也。’盖节引此条,非别有一条也。前文虽已有羊马,前文以祥善为谊,此则以驾羊为称,名同而实不同。”

王先生还举山东苍山元嘉元年汉画像石墓题铭及羊车图像,证《释名》“以羊所驾名车”可信,但王先生以为晋武帝与卫蚧所乘羊车都是以羊驾车,则混为一谈。不可不辨。

undefined

 

我们先考察卫蚧所乘羊车。《晋书·卫阶传》:“(卫蚧)总角乘羊车人市,见者皆以为玉人,观之者倾都。”观者甚众,可见羊车敞篷。卫蚧尚在总角之年,可见车小。故后世诗文常羊车、竹马并提,代指儿时游戏或称美少年。如黄庭坚《戏答张秘监馈羊诗》:“细勒柔毛饱卧沙,烦公遣骑送寒家。忍令无罪充庖宰,留与儿童驾小车。”刘攽《隐语三首呈通判库部》其一:“梧上生枝复隔年,白头倾盖两欢然。满城童子垂髫发,竹马羊车戏路边。”陈维崧《昆山盛逸斋六十寿序》:“儿扶藤杖,悉属班香宋艳之才;孙舁篮舆,都为竹马羊车之秀。”这种羊驾之车实用价值并不大,宫中所乘,取其娱乐消遣之功用,也不太可信。退一步说,即使卫蚧所乘羊车为大车,以羊体格之小,又怎能拉动?《南齐书·魏虏列传》:“虏主及后妃常行,乘银镂羊车,不施帷幔,皆偏坐垂脚辕中。”所乘羊车也是形制小,因车小才“不施帷幔”、“垂脚辕中”。这是北方政权的情况,还不一定以羊为驾。

晋武帝时羊锈也乘羊车。《晋书·舆服志》载:“武帝时,护军羊瑪辄乘羊车,司隶刘毅纠劾其罪。”《宋书》、《南齐书》也有记载。羊璘生活奢靡,“王恺、羊琇之俦,盛致声色,穷珍极丽”,“(石崇)与贵戚王恺、羊琇之徒以奢靡相尚”,“璘性豪侈,费用无复齐限”,“又喜游燕,以夜续昼,中外五亲无男女之别,时人讥之”。如此奢华,难免俪主僭越之行。《晋书》羊琇本传载:“放恣犯法,每为有司所贷。其后司隶校尉刘毅劾之,应至重刑,武帝以旧恩,直免官而已。”《晋书·程卫传》也云:“(刘)毅奏中护军羊琇犯宪应死。武帝与琇有旧,乃遣齐王攸喻毅,毅许之。卫正色以为不可,径自驰车入护军营,收璘属吏,考问阴私,先奏琇所犯狼藉,然后言于毅。”此两处都说羊琇受刘毅弹劾,应都指乘羊车事,既云“应至重刑”、“犯宪应死”,可见情节严重,知羊绣所乘羊车非普通人所能乘。《宋史·仪卫志》卷一四五:“刘熙《释名》曰:‘骡车、羊车,各以所驾名之也。’隋礼仪志曰:‘汉氏或以人牵,或驾果下马。’此乃汉代已有,晋武偶取乘于后宫,非特为掖庭制也。”如此说法,显然不能解释羊琇乘羊车“有罪”。羊琇是“景献皇后之从父弟”,其年早于卫蚧,既然连他都因乘坐羊车而被免官,卫蚧又怎敢公然“乘羊车人市”?史载羊琇“少与武帝通门,甚相亲狎,每接筵同席”,“帝践阼,累迁中护军,加散骑常侍。琇在职十三年,典禁兵,豫机密,宠遇甚厚”,如此地位显赫、深受宠信尚且免官,一般人又怎敢知禁犯禁?可见卫蚧与羊璘所乘羊车名同实异。清代俞正燮已认为“小儿别有羊车,非古(考工)之羊车”。

对于宫中羊车,《钦定周官义疏》推测:“晋武非仿古羊车之制,或于宫中为两轮迫地之车,以羊驾而人挽之,以行乐耳。……试思七尺之车,其重几许?羊虽高大,安能胜此?”《南齐书·舆服志》也云:“漆画牵车,御及皇太子所乘,即古之羊车也。晋泰始中,中护军羊琇乘羊车,为司隶校尉刘毅所奏。武帝诏曰:‘羊车虽无制,非素者所服,免官。’《卫蚧传》云:‘总角乘羊车,市人聚观。’今不驾羊,犹呼牵此车者为羊车云。”云羊车即牵车,为“御及皇太子所乘”,解释了羊璘受弹劾的原因。但与卫蚧所乘普通羊车混同为一,失于细察。《晋书·舆服志》载:“羊车,一名辇车,其上如轺,伏兔箱,漆画轮轭。武帝时,护军羊琇辄乘羊车,司隶刘毅纠劾其罪。”以为羊琇所乘羊车即辇车。这种辇车又名牵子。《隋书·礼仪志》:“羊车一名辇。其上如轺,小儿衣青布袴褶,五辫髻,数人引之。时名羊车小史。汉氏或以人牵,或驾果下马。梁贵贱通得乘之,名曰牵子。”可证羊车、辇车、牵子三者名异实同。《宋书·礼志五》:“晋武帝时,护军将军羊瑪乘羊车,司隶校尉刘毅奏弹之。诏曰:‘羊车虽无制,犹非素者所服。’江左来无禁也。”此处所言“非素者所服”、“江左来无禁”,似指以人牵挽之车,并非指驾羊之车,因“驭童”体现的是礼制等级,而驾羊既不易体现等级,也不便在民间禁止。可见晋武帝所乘之车“名羊而非驾羊”。俞正燮《癸巳类稿》卷三《羊车说》考定羊车是“以人步挽”的小车,并非羊驾之车,他认为“古以羊为吉祥,故宫中小车谓之羊车,亦日定张车也”,“《唐志》云:属车,三日白鹭车,七曰羊车。白鹭非驾鹭,羊车何必定驾羊”。

宫中羊车既非驾羊,故“插竹洒盐殊为附会”。《晋书》与《南史》又何以载入史册?俞正燮认为:“晋武帝宫中乘羊车,文人不知羊车为何等车,《胡贵嫔传》妄云宫人望幸,争以竹叶插户,盐水洒地,以引帝车,又诬及宋文帝潘淑妃,谓羊嗜盐,舐地不去,邀帝住,是不知羊车始末也。”以为文人无知“妄云”,则是错怪。这涉及《晋书》采传闻小说入史的体例。唐刘知几认为《晋书》“或恢谐小辩,或鬼神怪物”人史,清代学者也认为,“其所褒贬,略实行而奖浮华,其所采择,忽正典而取小说”,“其所载者,大抵弘奖风流,以资谈柄,取刘义庆《世说新语》与刘孝标所注,一一互勘,几乎全部收入,是直稗官之体,安得目日‘史传’乎”。赵翼也说:“採异闻人史传,惟《晋书》及南、北史最多。”我们既明《晋书》采小说传闻人史的真相,却不宜像清人那样采取否定态度。“古人采择人史,后人则宜达观待之,既知其荒诞不经,又解其所以如此之故,明瞭其曲折反映之历史真相,而不宜简单否定。”就“竹叶羊车”故事而言,阐明其内涵与产生过程,对于正确理解该故事以及南朝的民间文化都是有帮助的。

(一)羊的生殖崇拜内涵

羊不仅有吉祥之义,在民间还有羊生殖崇拜流行。羊的性活力强大,“仅仅一只公羊就能给50多只母羊配种”。《续博物志》云:“淫羊藿一名仙灵脾,淫羊一日百遍,食藿所致。”《太平御览》卷九百二引《博物志》曰:“阴夷山有淫羊,一日百遍。脯不可食,但著床席间,已自惊人。又有作淫羊脯法:取羖、(羊字)各一,别系,令裁相近而不使相接。食之以地黄、竹叶,饮以麦汁、米瀋。百余日后,解放之,欲交未成,便牵两杀之,膊以为脯。男食羖,女食羊宇,则并如狂,好丑亦无所避,其势数日乃歇。”值得注意的是其中竹叶和羊所具有的助性药力。对于盐引羊车,林维迪《漫话咸水歌》以为是将《易经》“咸卦”化为故事记述”。而“咸卦”也有生殖崇拜内涵。

(二)竹叶的生殖崇拜内涵

两晋南北朝是竹生殖崇拜较为活跃的时期。竹叶是生殖崇拜的象征物,妇女裙上装饰竹叶图案很普遍,如“竹叶裁衣带”、“帷褰竹叶带”、“风吹竹叶袖”等。“竹叶坏水色,郎亦坏人心”、“同心竹叶槐,双去双来满”,表明竹叶的生殖崇拜内涵。傅道彬认为:“《隋书·礼仪志》称梁太庙有郊楳石——‘文如竹叶’,高楳是婚姻之神的象征,竹叶形状是女阴的象征,这样高楳石以竹叶为象,其意义自然可以明白了。”《华阳国志·南中志》记载竹王生于三节大竹,遂雄夷狄,受到膜拜。“竹枝既然是被顶礼膜拜的竹王的寄身之所,根据接触巫术的原理,就顺理成章地成为竹王的象征。”陶弘景《真诰》甄命授第四云:“竹者为北机上精,受气于玄轩之宿也,所以圆虚内鲜,重阴含素,亦皆植根敷实,结繁众多矣。公(引者按,指梁简文帝)试可种竹于内北宇之外,使美者游其下焉。尔乃天感机神,大致继嗣,孕既保全,诞亦寿考。”可见竹具生殖能力,有男性象征意味。故而宫女窗前插竹枝有期望得宠的象征意义。就一般女性而言,窗前之竹也具有期待情人的意味。何逊《闺怨诗二首》其一:“竹叶响南窗,月光照东壁。谁知夜独觉,枕前双泪滴。”鲍令晖《拟青青河畔草诗》:“袅袅临窗竹,蔼蔼垂门桐。灼灼青轩女,泠泠高堂中。明志逸秋霜,玉颜掩春红。人生谁不别,恨君早从戎。鸣弦惭夜月,绀黛羞春风。”何逊《夜梦故人诗》:“开帘觉水动,映竹见床空。”梁简文帝萧纲《喜疾瘳诗》:“隔帘阴翠筱,映水含珠榴。”这些都是“竹叶羊车”被正式载入史册以前时期的诗作,知南朝曾经流行“临窗竹”意象,其内涵则直指男女情爱。

新闻链接 > 更多关于 的新闻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合体三国》:你不知道的武将野史 外国人

中国辽宁新闻网秉行“全新视野、优秀品质、地域特色、第一时间”的新闻观,致力打造“新”、“质”、“扣”、“快”的自身特色。

Copyright © 辽宁新闻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