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辽宁新闻网
  • ·www.lnnews.net
辽宁:党建 人大 政务 政协 工会
当前位置:威尼斯人 > 文化 > 岁月划痕 > 内容正文

芒克:活着就算幸存者

www.lnnews.net 作者:威尼斯人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8-05-28 11:19

“《今天》还没来得及成熟就夭折了,或者说被扼杀了。它在国内的消失不管怎么说都是件遗憾的事情。尽管后来在海外复刊令人高兴,但其生存的意义已经是另一回事了

芒克:活着就算幸存者

“《今天》没有争取到出版自由,我觉得作为作家、艺术家是一种失败。我这人不喜欢干失败的事,至今仍心有不甘。”

1诗歌是最自觉的艺术,很难形成商品经济,是否消亡和我无关

2《今天》是玩儿了命去办的,谁成想,那个时代就是一个机遇

3《今天》最终是失败了,没有争取到出版自由,我觉得是一种失败

4我父亲就感动过我一次,那时候他快去世了,我回家发现他正读我的诗

芒克:活着就算幸存者

芒克近照

核心提示:诗人芒克已经不再写诗,画家是他现在的身份。回望遥远的八十年代和他与北岛联合创办的《今天》杂志,他说,“《今天》还没来得及成熟就夭折了,或者说被扼杀了。尽管后来在海外复刊令人高兴,但其生存的意义已经是另一回事了。任何东西,当它消失时也就结束了,再出现时已是一样新东西。”

《今天》创办伊始,芒克们曾“玩儿了命去干”,以致家里人都觉得在干反革命活动,他已做好了“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准备。《今天》最潦倒的时候只有芒克和北岛两个人,芒克领6块钱工资。《今天》停刊之后,他又和杨炼、唐晓渡办了《幸存者》,但是体制的力量太大,民刊不堪重负也快也宣告停刊。

之后的整个90年代,他都在世界各地行走,已经很少写诗了,他说:“诗歌消亡与否已经和我关系不大了,既然每个人都还活着,就都算幸存者。”

(对话人:于一爽)

芒克:活着就算幸存者

芒克画作

我画画就是为了卖钱 价钱看着给

凤凰网文化:现在住宋庄,诗歌的朋友基本上联系比较少了?

芒克:宋庄没有什么写诗的,主要是画画的搞音乐的,现在常跟我一块玩儿的,最大岁数的也就是六九年的,还就是那么一个,剩下全是八五后。

凤凰网文化:肯定不能说他们是读你诗长大的?

芒克:谁知道我是谁啊,也是后来才知道的,我需要的生活是欢乐,对吧?是自己能有自己的事去做。我现在基本都不参加诗歌活动,有什么意思?

凤凰网文化:我刚才在你画室看了一圈,你现在价钱贵吗?

芒克:一般买我画的人,不是我找人家要价,我说你看着给吧。没有那么多钱的人就是给两万吧差不多,算最低了。但是真好朋友他没钱,我给他都无所谓,这有什么关系。

凤凰网文化:有画风吗?

芒克:我没画风,我就是用画刀,不用画笔,画笔我觉得太慢。我就画自己擅长的。很多人老让我画向日葵,你画了他就给钱,但我觉得向日葵是最难画的,那我就不画。我也不喜欢画人,我也画过人,但也是画很虚的人,就感觉他是个人就完了。这人太多了。你说你画谁?是吧?你画的过来吗?我画画的最初的目的不就是为了卖钱吗。

凤凰网文化:很多人给你解读出意义来了?

芒克:他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了。因为我没有参照物,颜色也是我自己去搭配。很多买我画的人,他喜欢就因为好看,你说挂家里一个东西挺舒服的,你挂一个妖魔鬼怪怪吓人的。

凤凰网文化:可以靠这事养活自己还有孩子?

芒克:我这么多年不就是靠这个养活了吗。我靠写诗养活?一本诗集给一两万块钱撑死了。

芒克:活着就算幸存者

芒克诗集《阳光中的向日葵》

诗歌消亡不消亡跟我没关系

凤凰网文化:说说诗歌这块儿?

芒克:我不是老写。90年代,差不多十年就都没写,没给自己写,比如说人家法国邀请我去了,到哪儿住俩月,人家管你吃喝玩乐还给你钱。人家要求你给这个城市写首诗。然后我啪啪给人家写一首,人家给翻译成法文,这手稿就留给人家了,其实写什么我自己都忘了。

凤凰网文化:有人把你的诗和你的画关联上?

芒克:我觉得我的画跟我的诗完全两回事,画是很简单的东西,诗多丰富呀。

凤凰网文化:你这么说画家都不太乐意?

芒克:他爱乐意不乐意。古典绘画很丰富,当代绘画很不丰富。一首诗每一行都有内容,那要画画得画多少幅?画不过来的。

凤凰网文化:艺术形式上诗歌是非常高级的。

芒克:画画关键是还是视觉上的,所以它能成为商品呀。

凤凰网文化:再好的诗,在网上读完了,就不买了。

芒克:对,你不能贴墙上吧。

凤凰网文化:把诗写成书法还行。它是唯一没有资本可以注入的。

芒克:对,它是非常自觉的东西。

凤凰网文化:所以有一种普遍的观点说诗歌消亡?

芒克:他爱消亡不消亡,跟我有什么关系。

芒克:活着就算幸存者

《今天》杂志

《今天》是我们“玩儿了命”去办的

凤凰网文化:好像写诗是你一生中最不认真的事儿。怎么想起办《今天》的?

新闻链接 > 更多关于北岛 画家 食指 芒克 阿城 史铁生 今天 七十年代 顾城 的新闻

 

下一篇:《年代访》专访李爽 上一篇:吕效平:我们还在拒绝理性

中国辽宁新闻网秉行“全新视野、优秀品质、地域特色、第一时间”的新闻观,致力打造“新”、“质”、“扣”、“快”的自身特色。

Copyright © 辽宁新闻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