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辽宁新闻网
  • ·www.lnnews.net
辽宁:党建 人大 政务 政协 工会
当前位置:威尼斯人 > 文化 > 岁月划痕 > 内容正文

《年代访》专访李爽

www.lnnews.net 作者:威尼斯人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8-05-28 11:25

她是一个从小特立独行、敢爱敢恨的女人。在文革那个红色疯狂的年月里,她背负着“黑五类”的家出身体验着世态人情;在插队的小山村里感受到色彩和人情的温暖;在

《年代访》专访李爽

我觉得我们和你们没有区别,无论是从智力上还是从人性上,但乱世造英雄。我们当年所做的事情就是为了有今天,但是今天会变成什么样你们可能会觉得很怪物,那也没有办法。

1我们这代人生活在一切被禁止的环境,但和所有年轻人一样有成千上万作为人的愿望。

2任何事情只要禁止它,愿望就会更大。当时就是这样,我们不顾一切就是想要文化。

3我觉得我们和你们没有区别,无论是从智力上还是从人性上,但乱世造英雄。

4每个时代我们都应顺其自然。我觉得我们那个年代,所有的抗争都是为了你们有这些。

《年代访》专访李爽

李爽做客凤凰网文化《年代访》,畅谈自己和时代

《年代访》专访李爽

李爽新作《爽:七十年代私人札记》

鸣谢场地支持:

《年代访》专访李爽

核心提示:70年代末,李爽与食指、北岛、芒克、阿城、黄锐、顾城、史铁生等人相识,参与各种地下文艺沙龙,探索艺术,在外围的禁忌中体验偷食的刺激和欢愉。后来她成为“星星画会”创始人之一,也是唯一女性成员,1979年和1980年组织并参加第一届、第二届“星星美展”。1981年的11月,24岁的李爽由于和法国外交官员白天祥在北京外交公寓同居而被以有损国家尊严等罪名被逮捕,并被判处劳动教养两年。1983年法国总统密特朗访华,在与邓小平的会晤中提出此事,很快李爽被释放并被允许去巴黎。他们波折而感人的爱情故事被法国电视台报导并刊登在《纽约时报》上。

今年,李爽出版了新书《爽:十年代私人札记》,再度回到国人的视野当中。作为七八十年代的风云人物,李爽说,他们那一代人的出现并不是偶然,“我觉得我们和你们没有区别,但乱世造英雄,这是靠泪、是靠血一步一步一步的寻找走到今天”。而面对已经发生天翻地覆变化的今日中国,她说,漫步在今天的三里屯,她突然觉得自己那两年牢坐得值,“当年的所有抗争都是为了今天这一幕”。以下为详细对话实录:

(对话人:徐鹏远)

在性的背后所有的灵魂追求的都是爱 

凤凰网文化:我不知道您是怎么样一个想法和契机要写这么一本书? 

李爽:其实我这本书给我自己写的。我写这本书一开始就是记录一些东西,对我来说也不是写日记,我到哪都揣着一个小本,你在书里也看过我画风景,风景就揣口袋里,插队的时候带着特别小的一个小本子,那个小本子别人都打盹儿的时候我就画小画,就是记录一个当时自己的情感的这么一种习惯,也可能是一种艺术家在印证灵感。

其实这本书写就是为我自己写,因为我太痛苦了,你看我今天是这样,特乐、特愉快、特轻松、特幸福,这个是我花了几十年找回来了我,所以我写这本书真的是像一个自我一生,我自己疗愈自己。每一个人其实都是很敏感很聪明的,他们每个人其实都很非凡,但是由于很多人认同社会集体的意识,有很多条条框框,每一个条条框框都是一个极限,它就是方的,实际上真正的宇宙是圆的、是流动的。我觉得我们每一个人当我们忍受了一件事情,我们不把它说出来,那这个东西就像一个腐败的食物老留在一个冷冻箱里,那东西会变成什么样子,所以我做这本书,就好像我冥冥中我知道我只有这个办法可以释放,因为我受的带引号的“苦”太多了,当然我今天已经不把它说为是苦,大部分人还说你吃那么多苦,你受那么多折磨你是怎么过来的,是不容易过来,所以我今天的样子很多人就不明白,因为那么快乐、那么阳光。真是花了很多很多功夫才找回来我自己。 

凤凰网文化:您刚才说自己表面上很快乐,但是背后有很多苦,我不知道能不能用悲观主义或者乐观主义来定义您个人,或者您自己觉得您自己有没有一种悲观或者乐观的对于自己的生活的一种总体的态度? 

李爽:我想我在没有找回我自己的时候我是一个悲观的人,当我越过了这条线——好像有一个中线,或者说中庸,或者是说什么都好了,其实世界上现在有很多说法,我也可以说是我超越了负面我进入正面——我现在是乐观的。实际上悲观和乐观这个人内心的感觉,他要决定自己站在什么角度去看对面那个事务,它可以是一个马,是一个植物,但是看它的人每个人看的角度都不同,你会从后面看他,我从前面看他,他会从左面看右面看。生活就是这样,你可以站到什么样的高度去看,当你抓住这个事情不放,你把自己当做一个受害者的时候,那你整个就是一个负面的,你会为自己哭,你觉得自己是可怜的,这时候你的运作方式整个就是负面的,你牢牢地抱住一个苦难的东西不放。所以今天的人很多人都并不生活在当下,他们不是生活在过去的心里时间里就是生活在未来的一个梦里,但是实际上我自己到今天为止觉得什么都是空的,只有现在你是可以握住它的。 

新闻链接 > 更多关于阿城 星星 画家 北岛 食指 顾城 七十年代 史铁生 李爽 的新闻

 

下一篇:栗宪庭:80年代并非理想时代 上一篇:芒克:活着就算幸存者

中国辽宁新闻网秉行“全新视野、优秀品质、地域特色、第一时间”的新闻观,致力打造“新”、“质”、“扣”、“快”的自身特色。

Copyright © 辽宁新闻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