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辽宁新闻网
  • ·www.lnnews.net
辽宁:党建 人大 政务 政协 工会
当前位置:威尼斯人 > 文化 > 岁月划痕 > 内容正文

吴虹飞:我一点都不叛逆

www.lnnews.net 作者:威尼斯人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8-05-28 12:04

2013年7月21日吴虹飞在其微博上,发表“我想炸的地方有北京人才交流中心的居委会,还有妈逼的建委”等过激言论,被北京警方拘留,8月2日获释。凤凰网文化独家专

吴虹飞:我一点都不叛逆

我从小到大就是个优等生,我特别听老师的话、特别听领导的话,我觉得已经这么委委屈屈地过了这么多年了,就一直按照传统走吧,我不是个叛逆的人,一点都不叛逆。

1我劝过父亲 要跟国家以及体制和解

2我音乐里的歇斯底里和缺乏安全感有关

3我是一个愿意吃亏的人 强势是逼出来的

4父母从不赞美我 我特别渴望肯定

吴虹飞:我一点都不叛逆

核心提示:幸福大街乐队主唱,作家吴虹飞2013年7月21日在其微博上,发表“我想炸的地方有北京人才交流中心的居委会,还有妈逼的建委”等过激言论,被北京警方拘留。日前已获释回家。作家、记者、歌手……多重身份的吴虹飞究竟是一名不折不扣的“恐怖分子”,还是文艺女青年的真性情使然?

这篇访谈是凤凰网文化频道于2012年父亲节时对吴虹飞进行的采访,她说,自己音乐中的歇斯底里,源自“极度缺乏安全感”,而这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她的童年记忆,从小缺乏父爱的她,对父爱的渴望贯穿了整个童年。或许这篇从家庭、童年谈起的对话,有助于你了解一个更加真实的吴虹飞。以下为对话实录:

从我出生那天起就没有跟父亲在一起

凤凰网文化:阿飞,我刚才才听说,你走上摇滚这个道路,其实是跟父亲有很大关系的,一般来说有两种方式,一种是音乐的影响,可能是父亲给你一种专业上的影响,另外一种可能是说,你要反抗父权,这样的一个作用之下,你去选择这条道路,可不可以先讲一下你比较特别的故事?

吴虹飞:因为我从出生的那天起,我就没有再跟父亲在一起,当时父母是两地分居,交通也很不发达,他跟我母亲一年顶多见一面,也都是因为有探亲假什么的,然后我从小就是不知道有被保护的感觉,我小时候是很怕出门的,因为所有的小男孩会堵在门口,准备打我。我觉得对我来讲,可能从小就是一个非常惊恐的世界,我们在一个大的工厂里边,是集体的一个工厂,是全民所有制的工厂,我们长大之后,工厂就会面临改制,父母亲都会下岗等等。我从小到大就是没有安全感的一个人,我小的时候写作文,写的特别好的原因,我大概可能4、5岁开始,就开始给父亲写信,那个信一直写到我将近14岁,每个月要写一两封信,来汇报今天母亲做了什么、我做了什么、然后我今天又考试了,我最喜欢的就是考试,因为一考试就有内容了,说我今天数学考了多少分,因为我的成绩非常好,特别愿意写信,之后等我弟弟上学了,然后我的内容又丰富了,我得写上我弟弟有多不好,然后来陪衬我。

我自己会写东西,自己待着,可能就是跟父亲有很大的关系,因为我小时候最大的愿望就是,我父亲回来跟我在一起,那么我写诗或者是写文章,或者是音乐,小时候我写歌的时候都会想思念是多重要,但是我不好意思思念父亲,因为古代的诗歌里边,女人都不太思念父亲,她们都思念老公,但是我又没有老公。然后我经常会假托我在思想我的家乡,就会经常的做很多移情。然后我还记得小的时候,有一天老师突然告诉我说,天上以后会有四个月亮,我当时吓坏了,我觉得如果天上有四个月亮的时候,我父亲还没回来就得多绝望。

凤凰网文化:是什么时候意识到,你生命里面父亲的角色,好像是稍微有一点缺失的,小孩子有意识的时候,比如说看到别的小朋友家里面爸爸妈妈,虽然只是分居两地,但是可能看到别的孩子爸爸妈妈都陪在周围,你是什么时候大概有这个意识的?

吴虹飞:反正我母亲是特别特别爱做回忆,她说我出生没多久,然后我父亲来看我,我那时候已经有记忆了,我没到3岁,还不会说话,我就记得一个穿军装的男人,通常不是一个人来,他还有他的战友,就是说朦朦胧胧的时候,我们都是用帐,因为有很多蚊子,南方人,所以就通过这个帐,我小时候就可以看到,有这么一个非常高大的人要来抱我,然后我知道他是对我没有伤害的,我可能潜意识里就觉得,需要得到他的关注,然后我就会反抗他抱我,实际上是特别喜欢他来抱我,但是我很小就知道,通过反抗来引起家长的注意。然后我母亲说,每次我父亲走的时候,我自己就会自动的哭得很厉害,然后我当然就不相信了,我说我怎么会有这么懂事儿呢,但是我很小的时候会跟我弟弟争宠,为了多引起父亲的注意.

凤凰网文化:他是战士?

吴虹飞:当时应该是一个副连级的,他退伍之后,他还保持穿军装的习惯。

凤凰网文化:他每次回来的时候,大概是多长时间呢?

吴虹飞:可能不到一个月,然后晚上我小时候听力特别好,大概猜出来父亲要来了,然后我就会问我妈妈,我说他是不是要来了,我妈妈说是。但是当时买火车票也特别不容易,,而且我们没有电话,实际上只能靠通信,我妈妈也只能说大概的日期,但是我会提前很久,每天晚上竖着耳朵去听,因为我父亲没有我们家的钥匙,他会怕我们听不见,他会跑到窗户去叫我的名字,他每次来都是半夜,坐路过的火车,绿皮火车到我家,然后再窗户后面喊我的名字,我就知道他回来了,所以我会特别注意的听窗口。

面对一个很在乎的人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凤凰网文化:你记不记得父亲回来之后,跟你有一些什么样的交流,你觉得印象特别深刻的?

新闻链接 > 更多关于微博 逮捕 吴虹飞 公安局 的新闻

 

下一篇:宋冬野:我只想做顽劣分子 上一篇:栗宪庭:80年代并非理想时代

中国辽宁新闻网秉行“全新视野、优秀品质、地域特色、第一时间”的新闻观,致力打造“新”、“质”、“扣”、“快”的自身特色。

Copyright © 辽宁新闻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