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辽宁新闻网
  • ·www.lnnews.net
辽宁:党建 人大 政务 政协 工会
当前位置:威尼斯人 > 文化 > 岁月划痕 > 内容正文

宋冬野:我只想做顽劣分子

www.lnnews.net 作者:威尼斯人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8-05-28 12:12

因为一首《董小姐》,宋冬野红了;歌是他的,却不是由他唱红。他承认自己是愤青,却又不想思考民谣的社会意义,他说他只想多当几年顽劣分子,市场再惨淡,好音乐

宋冬野:我只想做顽劣分子

我有点愤青,是个挺偏激的人,但是我还是希望自己能保持着一点,毕竟到现在为止这些小小的成功都是靠偏激和固执。

1我的走红方式不奇怪 我和左立应该互相感谢

2北京在我内心是家乡 但我说的是北京而不是首都

3民谣没火起来是因为我们不太喜欢考虑市场

4音乐的出路永远只有作品 市场再惨淡好音乐也藏不住

宋冬野:我只想做顽劣分子

宋冬野

编者按:因为一首《董小姐》,宋冬野红了;歌是他的,却不是由他唱红。他挚爱民谣音乐,却不敢与大众市场周旋;他坦言自己是愤青,却不想思考民谣的社会意义。他说他只想多当几年顽劣分子,他的成功都靠这些偏激和固执。凤凰网文化《年代访》独家对话宋冬野,以下为对话实录。

(对话人/杨海亮)

 我的走红方式不奇怪 我和左立应该互相感谢

凤凰网文化:你觉得自己现在是明星了吗?

宋冬野:不觉得,该怎么过还怎么过。

凤凰网文化:对这种走红方式感到奇怪吗?

宋冬野:不奇怪。

凤凰网文化:你认为是偶然还是时代造就的必然?

宋冬野:我觉得只是个偶然吧。

凤凰网文化:是左立该感谢你还是你要感谢左立?

宋冬野:互相感谢。他让更多人了解到有种东西叫民谣音乐,更何况我觉得他唱的也挺好。

凤凰网文化:7月6日你发了个声明,提到左立翻唱《董小姐》已向你的经纪公司提出申请,并获得你的授权,这是在他参加比赛前还是之后?你们事前认识吗?讲讲这个事儿。

宋冬野:之前不认识,是他比赛之前通过朋友向我的经纪公司摩登天空申请,是否可以在参赛时演出,因为是非商业动作,当时就同意了,我的歌曲有人喜欢是好事啊,左立那边也很诚恳。

凤凰网文化:《董小姐》火了后,你也开始上一些综艺节目和接受众多媒体的采访,你觉得自己成为娱乐公众的消费品了吗?对此你有什么感受?

宋冬野:我觉得自己知道自己没变就行了。我还是想说,音乐和娱乐是两回事,我始终站在音乐一边。

凤凰网文化:“陌生的人请给我一支兰州”,我大学是在兰大读的,我不知道你去没去过兰州,除了兰州烟和董小姐,你对兰州这座城有怎么样的想象或者有什么样的故事?

宋冬野:去过兰州,非常喜欢这个城市,就感觉荒荒大漠一拐弯,一个城市就这么闪出来了,还有五泉山、夜市和牛肉面,都太棒了。

宋冬野:我只想做顽劣分子

宋冬野在自己以前的家门口,这里就是《安和桥》中提到的他的出生地,现在已经拆迁。

真正做音乐的人不用天天把精神挂嘴边

凤凰网文化:看你的资料,你出生时因生病经历了成活率只有30%的手术,当时医生放言此人活不过18岁,对比如今的你,你怎么理解宿命这种东西?

宋冬野:我的理解就是别去想未来,没有用,谁也不知道明天自己会不会上天堂下地狱,用热爱的方式过好今天才最重要。

凤凰网文化:我觉得很多民谣音乐人有种“摇滚范儿”,在你这里,存在所谓摇滚和民谣的严格分野吗?

宋冬野:没有讨论过这个问题,真正做音乐的人也没有必要天天把精神支柱挂在嘴边。我和很多摇滚乐队成员都是好朋友,平时一起也就是聊聊音乐聊聊闲事喝喝酒而已,都是很真实很生活的人。

凤凰网文化:高晓松曾说“摇滚是推土机,直接就宣泄,但民谣是一根针,它就是要用它的方法刺到你的心里。”你认同这个说法吗?

宋冬野:我非常尊敬和欣赏高晓松老师,我很认同他的说法。

凤凰网文化:你用来刺进人心的方法是什么?

宋冬野:我没有总结过我用了什么方法,就是很真实地写歌记录生活而已。

宋冬野:我只想做顽劣分子

宋冬野在以前位于安和桥的家

北京在我内心是家乡 但我说的是北京而不是首都

凤凰网文化:你有首歌叫《安和桥》,你这次专辑的名字叫《安和桥北》,你也曾说“安河桥只是一座桥,她给了我人生中最珍贵的礼物。”安和桥之于你的重要性具体是什么?

宋冬野:我出生在安和桥,童年和少年时光几乎都放在了那儿,后来我的奶奶住在那边,我一不高兴就会跑回去,在河边弹琴唱歌,吃奶奶做的饭。后来安和桥村拆迁了,我也把我奶奶接到我这住,一度想写一首关于安和桥的歌,但始终觉得自己积累不够,怎么也表达不出那种真实的感情。

凤凰网文化:歌词里“让我再看你一遍从南到北像是被五环路蒙住的双眼”这句很动人,讲讲是怎么样的一种场景和感受。

宋冬野:就是后来有一次和朋友去凤凰岭,路过安和桥,车从南往北开,安和桥一片废墟,五环路高架桥从废墟上面蒙过去,特残忍又特温暖,于是就找出纸,在车上写下了这一句。

凤凰网文化:北京,现在好像一锅粥,各种作料和食材都一块扔里面炖了、沸腾了,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它在你心中是怎样的一个存在?

宋冬野:家嘛,每个人内心里家乡是个什么存在,北京在我心里就是个什么存在。但我说的是北京,不是首都。

凤凰网文化:北漂歌手与在北京土生土长的歌手,你认为二者在气质、创作上有什么差别?以你为例,地域对一个人有怎样的影响?

宋冬野:与所谓北漂歌手相比,我们是缺少很多生活经历和岁月积淀的,他们可能更贴近土地更贴近生活。生在何处是命,比如贵州需要尧十三,于是尧十三就顺理成章地出生了。

宋冬野:我只想做顽劣分子

宋冬野

民谣没火起来是因为我们不太喜欢考虑市场

新闻链接 > 更多关于音乐 民谣 年代访 宋冬野 董小姐 左立 凤凰网文化 的新闻

 

下一篇:徐晓:北岛仍流行是时代不幸 上一篇:吴虹飞:我一点都不叛逆

中国辽宁新闻网秉行“全新视野、优秀品质、地域特色、第一时间”的新闻观,致力打造“新”、“质”、“扣”、“快”的自身特色。

Copyright © 辽宁新闻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