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辽宁新闻网
  • ·www.lnnews.net
辽宁:党建 人大 政务 政协 工会
当前位置:威尼斯人 > 文化 > 岁月划痕 > 内容正文

徐晓:北岛仍流行是时代不幸

www.lnnews.net 作者:威尼斯人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8-05-28 12:20

看到今天的徐晓,很难想象她都经历了什么,她曾作为《今天》唯一的女性进入历史,而她把这段过去理解成一种误会,她遇到过改变她一生的赵一凡,她入狱期间目睹了

徐晓:北岛仍流行是时代不幸

他对社会的批评,现在仍然是现实的,并没有过时。仍然有这么多人愿意喜欢,可以从中得到力量。

1《今天》诗刊的诞生是历史合力的结果 80年代的思想解放很不彻底

2我入狱期间目睹太多中国农村情杀 我不喜欢把这作为炫耀资本

3我这代人对两性的理解有强烈英雄主义情节 最深刻关系并不是最舒适关系

4北岛对自己早期诗歌很否定 但今天依然流行是社会不幸

人物背景:徐晓,1979年起开始发表短篇小说和散文。1982年至今,从事记者、编辑工作。作为《今天》诗刊的重要编辑,徐晓是历史的见证人,更是历史的参与者。以下为对话实录:

对话人:于一爽 

徐晓:北岛仍流行是时代不幸

徐晓

《今天》的诞生是历史合力的结果

凤凰网文化:从《今天》开始吧?

徐晓:这个有点老生常谈,我不是特别想谈,其实我当时在《今天》是一个特别次要的角色,有点像现在的志愿者。

凤凰网文化:但是你有一个见证的意义。

徐晓:从见证这个角度当然是没错,对我个人来讲,不管我在《今天》是什么角色,它影响了我的生活和我的道路。

凤凰网文化:有没有一种可能是青春期放大了幻觉?

徐晓:这是任何一代人都会有的一种现象。前几年跟一个外国朋友聊起文革,他们说看到很多人写文章赞美文革,我说有人赞美文革吗,他还说出了具体的人名,比如提到徐友渔、秦晖,我说你搞错了吧,他们不是在赞美文革,他们是在回忆他们自己的青春。

但是说在整个中国的历史上,《今天》到底有多重要,我觉得它是一个合力的结果,比如当时民主墙兴起。那我相信《今天》的诞生,也是因为这些人受了这样的一种启发。

徐晓:北岛仍流行是时代不幸

《今天》

凤凰网文化:有没有在人格上有意放大《半生为人》里的一些角色?

徐晓:这和你写那个人物时候的心理、情感有关,我觉得我还是在尽可能真实写。有些话我可能写得不是那么清楚或者仔细,比如说我写赵一凡,我们后来的那种疏远。我说我们俩是他对,还是我对,或者是他更对,还是我更对,就是说实际上这里面是有一些反思。

凤凰网文化:再版的时候,有没有把这种反思的结果加进去。

徐晓:我得尊重我自己的写作历史,我不能一篇文章觉得它不够的时候,就随时把它给改写完整。

凤凰网文化:什么叫完整?

徐晓:把它的美好和它的阴暗,它的缺陷和它的完美,都表达出来。但是我觉得就我自己的写作来讲,这真的不是我的目的,我没有那么大的野心。

赵一凡跟我说:自尊心有时是没用的

徐晓:北岛仍流行是时代不幸

赵一凡

凤凰网文化:赵一凡到底是谁?

徐晓:对我是把他当成精神导师。我那个时候在小学当老师,我们当老师的地方就是人艺,人艺旁边有一个胡同,现在叫报房胡同,文革的时候它叫瑞金路十九条。我当年在那儿工作,从那儿骑车过一条马路就是演乐胡同。那边有一个电影院叫做工人俱乐部,然后演乐胡同进去以后再往左边一拐就是前拐弯胡同,就是赵一凡的家,前拐弯胡同的这个口接着演乐胡同,那边那个口,出了口就是人民文学出版社,就这么一个关联。

所以我从我们那个小学到赵一凡家去,骑车大概就是五分钟到十分钟的距离。那个时候也没别的事儿,也没有什么负担,然后上放了学就往那儿跑,有一段时间几乎每天都去,我是通过我当时一个男朋友认识的赵一凡,那个男朋友跟赵一凡家就是住隔壁。可能去赵一凡那儿三次,我才能见到他一次,就是那种吸引力特别大。

比如我记得特别清楚,就是我跟赵一凡争论什么呢,当时正在宣传一个英雄。那会儿是1971年,我记得我们上中学的时候教室里头挂着那个人的照片,现在我有点记不起来他那个英雄事迹,好像是拉了一头战马,然后那头战马他要是不拉的话,就把那个铁路就给挡上了,好像就是拯救了一列火车,然后我们聊起人到底是自私还是不自私,我记得特别清楚赵一凡跟我说了一句话,他说他做那个咱们看来把他说成是那种英雄行为,但实际上他是为自己好。因为如果他不这么做的话,他会很难过。他是出于一种自私的目的做了一件无私的事情,这个观点对我们那个时候来说太新颖了。

其实后来我也读了霍尼雪斯基的《怎么办》,他那里面一个重要的理论,就是合理的利己主义。当时我17岁,我们天天在学校被宣传学雷锋,是有一点颠覆的感觉。比如赵一凡还跟我讲,人的自尊心是很没用的,当然后来我发现赵一凡真的是挺没有自尊心的。他常常为别人做很多事情。换成我们,我就想,我为什么为你做,为你做完了你还说我不好,你还反而来责备我。

我不喜欢把监狱经历当作炫耀资本

凤凰网文化:书里写:有天夜里有人喊你去楼下听电话,然后你就入狱了。

徐晓:其实当时大概在我入狱半年之前就有一个人告诉我说,你被人盯上了。

凤凰网文化:整个经历对你来说代表了什么?

新闻链接 > 更多关于北岛 80年代 《今天》 赵一凡 徐晓 的新闻

 

下一篇:许知远:这时代不存在意义感 上一篇:宋冬野:我只想做顽劣分子

中国辽宁新闻网秉行“全新视野、优秀品质、地域特色、第一时间”的新闻观,致力打造“新”、“质”、“扣”、“快”的自身特色。

Copyright © 辽宁新闻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