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辽宁新闻网
  • ·www.lnnews.net
辽宁:党建 人大 政务 政协 工会
当前位置:威尼斯人 > 文化 > 名人 > 内容正文

翟永明 | 想做一件不用上班、又能养活自己的事

www.lnnews.net 作者:威尼斯人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8-09-12 12:18

今年五月,《以白夜为坐标》出版。翟永明在书中回忆了她创办白夜的来龙去脉、描摹出白夜的诗人和艺术家朋友、记录着她所见在白夜上演的众生相,过去的时光就这么

翟永明 | 想做一件不用上班、又能养活自己的事

翟永明在北京摄影:丁杨

1998年春天,当白夜酒吧在成都玉林西路诞生时,老板翟永明想的是把酒吧和书店的功能结合起来,“做一件不用上班、又能养活自己的事”。

那时的翟永明已经是中国当代诗歌界最重要的诗人之一。八十年代中期发表的组诗《女人》意象飞扬、女性意识饱满,此后接连写出的一系列诗作,继续着她鲜明的个人风格。

她的诗人身份赋予白夜酒吧强烈的文学意味。诗歌朗诵会、电影放映周、文化沙龙等活动陆续举办,韩东、于坚、杨黎、吴文光、贾樟柯、马原、李亚伟、洁尘,来自成都乃至全国各地的作家、诗人、摄影师、画家、设计师在白夜这个舞台上纷纷登场,这里成为世纪之交的中国文学、艺术界人物汇聚之所。这些文化人与那些推门而入、喝杯威士忌或咖啡、看场电影,或只是发发呆的人共同构成了一道风景,生动、活跃、丰富、诗意。

翟永明 | 想做一件不用上班、又能养活自己的事

1998年刘家琨设计的老白夜店面及店招

2008年,白夜迁到成都窄巷子的新址。这条古老的街道当时还没有成为成都的旅游地标,如今墙外游人熙攘,墙里是骤然安静下来的精神乐园。二十年过去了,更换了地址的白夜和定居北京、成都两地的翟永明都有了不小的变化,但酒吧和诗人的气质依旧,成长与坚持并行,在喧嚣中安享一份属于诗、属于心灵的领地,水到渠成地实现对人们生活方式、特别是内心世界的引领。

今年五月,《以白夜为坐标》(中信出版集团)出版。翟永明在书中回忆了她创办白夜的来龙去脉、描摹出白夜的诗人和艺术家朋友、记录着她所见在白夜上演的众生相,过去的时光就这么留在文字里。

赶到约好的采访地点之前,中华读书报记者拨通了翟永明的手机,彩铃中响起美国歌星莱昂内尔·里奇《说你说我》的歌声,那是一首上世纪九十年代风靡中国的英文歌,但它首先是美国电影《白夜逃亡》(WhiteNights)的主题曲,这部电影与白夜酒吧亦有渊源。翟永明告诉中华读书报,她前一天刚从上海书展返回北京。她在中信·大方文学节上发表了关于旅行的意义的演讲。

我们的话题就从旅行开始了。

旅行和弗里达·卡洛

中华读书报: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到现在,旅行是你生活中非常重要的部分。从成都到北京,从纽约到柏林……这次在上海书展演讲,也是关于旅行的话题。

翟永明:呵呵,我还是早年跑的地方比较多,年轻时特别特别喜欢旅行,现在就不太跑了。去的地方有些多了以后,好像就没有新鲜感了,另外现在身体也不是特别好,怕坐飞机。所以我今天谈旅行的意义,其实是基于我以前的旅行经历。

翟永明 | 想做一件不用上班、又能养活自己的事

1998年,老白夜一角,墙上是巴希利科夫的招牌照片

中华读书报:你在这次演讲中专门说到了你的墨西哥之旅,还表达了对墨西哥画家弗里达·卡洛作品的喜爱。你好像对拉美文化情有独钟?

翟永明:对,我特别喜欢拉美文化,他们的文学、艺术都很喜欢。记得是2006年,我坐了28个小时的飞机才到达墨西哥,腿都肿了。后来在墨西哥走了好多地方。

大概是2000年吧,我曾出版过一本谈画的书——《坚韧的破碎之花》(东方出版社),里面就有我最早写弗里达·卡洛的文章。记得九十年代末我在纽约的那段时间,当时弗里达·卡洛和她的作品还没有现在这么火。有一次我在苏荷区看到一本画册,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弗里达·卡洛的作品,之前没看到过任何关于她的介绍。八十年代我看过很多西方现代艺术家的作品,但大部分出自男性艺术家。那次站在街上翻看弗里达·卡洛的作品,非常打动我,几乎是吃惊,觉得那些作品和我的写作有关系。她的作品直观看上去已经很厉害,那些自画像完全不是我们所理解的自画像,超越了自恋,超越了自我。后来我买下那本画册,看到里面还有很多文字,还有她的照片,像是传记式的,大体能看出她的生活轨迹。接下去,我在纽约就不断地看她的作品,有心灵相通的感觉,我八十年代写的组诗《女人》,包括《静安庄》,跟弗里达·卡洛的画作是有映照的。回到中国之后,我就写下了那些关于弗里达·卡洛的文章。

普希金和西南物理所


中华读书报:你在《白夜逃亡》这篇文章(收入《以白夜为坐标》一书)中写到“白夜”酒吧之名的由来:“既与我喜欢的俄罗斯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说《白夜》有关,也与我喜爱的电影《白夜逃亡》有关”。具体到成长与写作,俄国文化、文学、审美对你有怎样的影响?

翟永明:俄国文学对我的影响要更早。上中学的时候我就读了很多俄国文学作品,包括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说,记得《复活》《安娜·卡列尼娜》都是读了好几遍。我可能在读书这方面比较早熟吧,那么小也能读懂。虽然那时这些都是禁书,但在民间还是流传的,而且多是民国时期的版本。

那时我的求知欲比较强,读书也比现在专注,内心比较单纯,真是如饥似渴啊。我记得那个时候读了很多普希金的诗,还抄了一大本,毕业赠言时给同学抄了《假如生活欺骗了你》,老师为此批评了我。其实那个老师平时对我很好,觉得我的作文写得不错,之所以批评我,估计是那个年代的人对于文字有一种谨慎。

中华读书报:你那么小就喜欢文学,作文写得也不错,怎么后来高考时选择了成都电讯工程学院(现为电子科技大学)?

翟永明:我自己希望选择文科,但是父母不同意。那个年代文革刚刚结束,人们内心还是有阴影。父亲特别反对我学文科,他觉得从事文字工作比较危险,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何况那个年代最流行的一句话是“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中华读书报:但命运终究是绕了个圈。大学毕业后分配到西南物理研究所,几年后你还是辞职了,成为诗人。这样的决定在当年是要很大的勇气吧?

翟永明:是啊。那时辞职和今天的年轻人换个工作完全不是一个概念,西南物理所是个很好的单位,属于那个领域在国内很尖端的研究机构。在西南物理所工作了差不多有六年,那是挺难受的几年。我对那份工作没兴趣,觉得继续做下去是自己的负担,对单位来说也是个浪费,浪费了一个分配指标。后来想起来,读书时我就知道自己不是搞科研的料,中学时的班主任是物理老师,觉得我太偏科,对我说,以后就分配你去搞物理吧。一语成谶。

那时全国已经慢慢开放了,但西南物理所依然很保守,没有什么变化。

新闻链接 > 更多关于酒吧 白夜 艺术家 文学 的新闻

 

下一篇:在1006 位海外汉学家的中文名字中,藏着几个秘密 上一篇:签名本图书并没有那么简单,这些要素齐备才有价值!

中国辽宁新闻网秉行“全新视野、优秀品质、地域特色、第一时间”的新闻观,致力打造“新”、“质”、“扣”、“快”的自身特色。

Copyright © 辽宁新闻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