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辽宁新闻网
  • ·www.lnnews.net
辽宁:党建 人大 政务 政协 工会
当前位置:威尼斯人 > 文化 > 岁月划痕 > 内容正文

峥嵘岁月稠

www.lnnews.net 作者:威尼斯人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9-02-11 01:53

“航海新时代,丝路再出发”的蓝色宣传旗帜,在上海一些主干道的两侧迎风飘扬。“见证40年”人物主题访谈采访组来到上海时,正值2018年中国航海日活动期间。

    原标题:峥嵘岁月稠

峥嵘岁月稠

  原交通部部长钱永昌。

  “航海,是一部历史书、一部地理书。”原交通部部长钱永昌船长意味深长地说。

  “航海新时代,丝路再出发”的蓝色宣传旗帜,在上海一些主干道的两侧迎风飘扬。“见证40年”人物主题访谈采访组来到上海时,正值2018年中国航海日活动期间。

  “当你在印度洋航行,你会感受到15世纪我国伟大航海家郑和的足迹。当你在英吉利海峡航经法国北部诺曼底沿岸时,你能想起二战十五万盟军跨过海峡惊天地、泣鬼神的决战。地理的轮廓、山脉的起伏、海洋的深浅都会深深印在心中……”85岁的钱永昌满头白发梳理得整整齐齐,神情清明爽朗,诗意的语言描绘出航海的时空卷轴。

  《轻舟已过万重山》是钱永昌往事回想的书名。在两个多小时的采访中,记者仿佛乘坐时间的航船回溯波澜壮阔的交通运输改革开放史。其中,1988年、1978年有两个重要的历史坐标:交通部首个跨越几个五年计划的长远发展规划——“三主”规划的诞生,我国第一条集装箱航线的开辟。“回顾往事,有很多‘故事’,而这些故事能够填补交通史中的具体史料空白。”钱永昌说。

  “三主”规划着眼长远凝聚共识

  “三主”规划即“公路主骨架、水运主通道、港站主枢纽”长远发展规划的简称,是1988年夏天交通部主持制定的中国交通发展长远规划。这个规划是新中国成立以来,交通部第一次制定的需要经过长达数十年努力,跨越几个五年计划才能实现的长远发展规划。(编者注:1990年“三主一支持”增加了支持保障系统,报国务院批准后开始实施。)

  3个片区会开了3周

  1988年,国务院布置各部委为制定国民经济发展“八五”计划做准备。7月16日至8月中旬,在交通部黄寺招待所,先后分三片区召开了全国各省(区、市)交通厅局长座谈会。座谈会时间为每片区约一个星期,交通厅局长汇报本省的发展计划。当时,汇报不限制时间,让各省各单位充分发表意见,把话讲透,时间不够可以延长。时任交通部部长钱永昌详细听取了各片区会的汇报。

  “1988年,经过10年改革开放,交通运输事业虽然取得了很大成就,但由于历史欠账很多,只属于‘还账’和‘补课’的性质。而此时,改革开放开始进入快车道,国民经济迅猛发展,经济建设带来了人流物流的成倍增长,给交通运输带来了巨大的压力。”钱永昌回忆,“那时,公路通车里程短,省际‘断头路’普遍,全国人均公路长度不到8厘米,约合1根火柴棒。沿海港口超负荷运转,内河航道码头十分落后。”

  说起航海实践,钱永昌老部长精神抖擞,仿佛又站在了轮船的驾驶室。记者张大为摄

  同时,在国家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方针指引下,交通运输被置于国民经济建设的先行位置。1985年前后,国务院相继出台了征收车购费、提高养路费征收标准、贷款修路收费还贷,征收港口建设费,国际金融组织和政府优惠贷款优先用于港口、公路建设等一系列优惠政策,拓展了资金来源。大家对加快解决“瓶颈”问题,实现交通状况从紧张到缓解,有了希望和信心。

  在这样的大好形势下,面对改变交通滞后状况和人民群众对交通发展的期望,在“八五”计划实施之前,如何制定一个适应要求的规划成为重大课题。这次持续了三周的片区会,就是要为交通部研究制定“八五”计划提供参考。钱永昌说:“厅局长们的发言精心准备,并且都向本省政府汇报过,经常闪现出可供制定全国性规划借鉴的火花。”

  长远战略规划防止临渴掘井

  钱永昌回忆,在听取汇报时,他一直在思考几个问题:一个是交通建设特点,一个是历史的经验与教训,一个是国外可借鉴的经验。如何总结借鉴以上几方面的经验,同时又结合各地提出的具体的林林总总的项目,归纳出一个宏观的、全局性的、简明的纲领性意见?

  交通建设项目一般都投资大、周期长、回收慢,而且与周边关联度大,往往是跨越五年计划的。尤其是大江大河的治理,港口群的开辟,高等级、长距离公路网的建设,需要几十年的时间。要使之贯通成网,发挥最佳效益,绝非一个地区的事,要与邻省协调一致才能见效。因此,不能从一个省的五年计划中去思考全局的长远规划。

  在这方面,历史上有不少教训。由于运动或者经济工作中的失误,建设计划中途调整、整顿、中断、延迟甚至下马,造成了很多“胡子工程”“癞痢头”工程,导致了严重的浪费和损失。而偏重于以五年的跨度来安排的规划,容易缺乏战略视野。缺乏远谋,往往会带来临渴掘井的近虑和仓促上马。同时,有的规划缺乏立法保障,容易受到人事变迁的影响。

  对此问题,国外经济建设有许多可借鉴之处。钱永昌举例说,美国密西西比河100年的治理计划,通过国会立法程序决议,由总统签署法令下达。法国塞纳河的整治也有一项长达50年的计划。

  “这都说明了,长远的、战略性的、具有立法性的规划具有重要作用。”钱永昌说。

  走群众路线凝聚共识

  “思索中,我突然想到,应该归纳来自干部群众的意见,充分利用干部群众的语言,把目标归纳为建设公路大骨架、水运大通道。但是用什么来概括港口和车站的目标呢?”钱永昌回忆,“我清楚地记得,最后一天上午听取发言时,我在笔记本上划过来、写过去,终于豁然开朗地写出了‘港站大枢纽’五个字。总结讲话时,我就以这三句话开场——我们要制定一个长远的形成公路大骨架、水运大通道、港站大枢纽的规划……”

  这次会议,提出了总的奋斗目标——在总结分析我国交通建设的历史经验,从交通建设的特点出发,借鉴国外经验的基础上,从“八五”计划开始,用30年至50年的时间,在发展以综合交通运输体系为主轴的总方针下,完成公路大骨架、水运大通道、港站大枢纽的建设,以适应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需要。同时,会议在大目标下阐述了具体的内涵。

新闻链接 > 更多关于中国航海日 的新闻

 

下一篇:吴祖光的重庆岁月 上一篇:李朝润·诗情向云天深处镌刻

中国辽宁新闻网秉行“全新视野、优秀品质、地域特色、第一时间”的新闻观,致力打造“新”、“质”、“扣”、“快”的自身特色。

Copyright © 辽宁新闻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