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辽宁新闻网
  • ·www.lnnews.net
辽宁:党建 人大 政务 政协 工会
当前位置:威尼斯人 > 女人 > 东北女人 > 内容正文

手机K歌加斗舞:东北女性的互联网音乐生活

www.lnnews.net 作者:威尼斯人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9-02-19 16:16

“彩云在家唱歌呢。”陈爷爷一边向整桌亲戚解释老伴儿为何还没过来,一边打开了一款K歌软件向左右展示彩云的歌喉。10分钟前,彩云刚刚上传了一首《洪湖水浪打浪

导语:“彩云在家唱歌呢。”陈爷爷一边向整桌亲戚解释老伴儿为何还没过来,一边打开了一款K歌软件向左右展示彩云的歌喉。10分钟前,彩云刚刚上传了一首《洪湖水浪打浪》,已经收获45个赞。

“彩云在家唱歌呢。”陈爷爷一边向整桌亲戚解释老伴儿为何还没过来,一边打开了一款K歌软件向左右展示彩云的歌喉。10分钟前,彩云刚刚上传了一首《洪湖水浪打浪》,已经收获45个赞。

彩云,59岁,黑龙江人,一个4岁男孩的姥姥,一家经营了快20年的粮店老板娘。

对于彩云爱唱歌这事,老伴儿作为她的对唱搭档全力配合。她的女儿会为每首歌点赞,她将近50岁的侄子们觉得这样有益健康,侄媳妇们则视彩云婶为活得年轻的榜样。

在她的带动下,“陈陈一家亲”家族群里的女人们几乎都下载了K歌软件,群里动辄就会举行“K歌分享大会”,歌曲评鉴一刷就能到上百条,在北京、上海、烟台工作的小辈们,也会在这个时候送上赞美。

手机K歌加斗舞:东北女性的互联网音乐生活

“唱歌成为了生活中极重要的事情。”对彩云来说,而在手机软件上K歌,已经成了她的日常。

比起广场舞,手机K歌更上瘾

彩云住在黑龙江省中俄边界线上的一座小镇上,附近流淌着中俄界河乌苏里江,镇子中间高四周低,像个元宝。

生于50年代,她们这一代人大多按部就班地在家附近的农场、牧场、乳品厂里上班,成家,生儿育女。而她们的儿女自外出上学、打工后,鲜少回到这里忍受黑龙江冬季的雪窖冰天。

道理彩云都懂,“年轻人在这养活不起自己。”二十年来,小镇上没再出现过新的就业机会,随着马赛克厂、粮食加工厂相继倒闭,这片动辄持续半年的冰天雪地让年轻人们越来越感到不耐烦。

东北经济一路遇冷,曾经GDP占到全国七八十的东三省,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互联网时代所遗忘。镇子里的人口越来越少,彩云在粮店的工作变得愈加轻巧,“闲时间太多了。”

曾经,比起唱歌,彩云更喜欢跳舞。

去年4月的一天,她按习惯晚6点关店,走路到附近的小广场上,架好音响,复习在广场舞App新学的动作,等待着老姐妹们。“一个转圈,觉得踩到了块冰,眼前一黑就没能站起来。”

左腿骨折在家养伤的日子里,她在初中同学群里发现了一款K歌软件。“随时随地都能唱歌,不用花钱,还有粉丝。”彩云说。

在她老伴儿记忆里,“白天唱,晚上也唱,有一次从早上6点多唱到孙子幼儿园放学。”截至最近,彩云上传了246首单曲,吸引了1200余名粉丝,一首《光辉照儿永向前》最受大家的欢迎,获得了2053朵鲜花。

在她的老姐妹们眼里,这些数字都是望尘莫及的,彩云逐渐成了这片小区里的名人。“我自己录歌,也听别人的歌,互相点赞送花,腿好了之后也很少去跳广场舞了,这个瘾更大。”

直播凉了,音乐短视频成最爱

彩云到饭店的时候,比“陈陈一家亲”群里约定的时间晚了20分钟,菜还没上全。

桌子另一头,她的侄孙女小果在向从北京、上海、烟台赶回来过年的姐姐们分享她在抖音上最新录制的“海草舞”和“少林学武功”,在她之前录制的近200条短视频里,擅长跳舞唱歌的彩云奶奶曾帮忙掌镜导演。

小果是这个家族几个孙子辈里,唯一成年后选择留在家乡的孩子。

2016年6月,小果开始尝试在几个平台上直播自己的生活状态,大多情况下都是在唱歌,家族里遗传的歌唱基因让她勇于表现,并对音乐和创意视频的制作、剪辑有着极高的热情。

小果并不是个职业主播,有一份在附近医院的工作,每周休息的时候会播一两次,赚些小钱,交些朋友。去年春节,她为了不错过直播平台节假日里的流量高峰,把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年夜饭也搬上了直播。

可一年过去,她的新手机里已经没有了曾经火爆一时的直播平台们,取而代之的是一些短视频应用。“直播是不是要凉凉了?”小果曾问过在北京、上海工作的哥哥姐姐这个问题。“直播唱歌就是要讲究热闹,没了热闹也就没意思了。”

2016年,资本裹挟下的直播行业强势发展,号称拥有千亿的市场份额,甚至推动着视频新媒体行业迈入爆发阶段。但随着竞争压力增大、政策趋严、亏损严重、融资变难,“百团大战”之后,能轻易成为网红的直播时代已经过去。

如今,除了微信和支付宝以外,抖音成了小果最常打开的软件。

抖音App内一短视频截屏

抖音App内一短视频截屏

“有些内容挺逗,也有教程方便学会这些舞蹈套路。”她曾经看过一篇文章,里面写道:抖音的用户评价里抽象出来的关键词是节奏感、骚气、狂拽、酷炫、新潮。她觉得说得就是自己。

侄孙女小果发到群里的这些短视频,彩云觉得挺有意思,“年轻人就是会玩。”但更清楚,这些平台并不适合于自己。

“我们只想以歌会友,到了这个年纪不想再让人品头论足。”

从娱乐到社交的殊途同归

“在这里可以广交朋友。”对于又大把清闲时间的彩云来说,唱歌之余,找到一些有同样兴趣爱好的朋友,大家彼此点评学习,互相鼓励成了她重要的快乐源泉。

“我能找到一起跳广场舞的姐妹,也能找到小学和初中的同学。”随着年纪逐渐上升,彩云不但主动找回了各个同学群,还愈加重视和“陈陈一家亲”里的亲友进行交流,新作品出炉后都会即时转发至各个群里。

彩云对手机K歌里的一段合唱的记忆最深刻。去年夏天,一批当年到小镇插队的老知青带其子女乘“知青专列”回到北大荒,彩云隔着人群见到了自己的儿时玩伴。“这段合唱隔了40多年。”

全民K歌数据显示,这款上线于2014年9月的K歌软件,在过去的4年内累积了超过5亿用户。在其用户中70后占比17%,高于80后、85后和90后,仅略低于95后、00后,黏性最强的用户是集中在40岁至60岁之间的中年人,他们的合唱、私信和分享次数也遥遥领先其他年龄段。

彩云和小果相差37岁,隔了三辈,但选取平台的时候都有一个共同需求——满足社交。

小果第一次使用抖音,是在一次朋友聚会上。

“我们现在有个聚会三部曲,拍照、修图、抖音舞一舞。”小镇的娱乐设施十分有限,年轻人的聚会场所和玩法相对单一,抖音和美拍里面的“挑战”一定程度上拯救了这类原本枯燥的聚会。而就拍摄成果而言,她们的作品不差于聚集在三里屯的时尚潮人们。

新闻链接 > 更多关于音乐 手机 互联网 的新闻

 

下一篇:15岁女孩夜会网友遭6男轮奸 下体狂流血爬回家 上一篇:抗战胜利后,有多少滞留东北的日本妇女嫁给中国人?

中国辽宁新闻网秉行“全新视野、优秀品质、地域特色、第一时间”的新闻观,致力打造“新”、“质”、“扣”、“快”的自身特色。

Copyright © 辽宁新闻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